沂沂

和fzd同步输球:(

东东输给了连败多次的对手,我也是,面对这个新加坡姐姐可能至少五连败了orz
输的多了,最怕比赛中忘记了求胜的欲望,茫然无措,只顾着回球,恨不得早点结束比赛。唉。

明天还有一整天监考任务,沮丧。

忍不住脑洞。。空着的那张是留着和他哥的合影吗。。我cp真实BE,非常让人伤心😢

今早又是腰痛疼醒的。起床后整个后背僵直,弯腰从冰箱拿牛奶都是钻心的疼,那种疼是像是从血管的缝隙里爬到皮肤表层一样。

暑假妈妈拉着去看了中医,说是病根儿是小时候训练落下的。从前训练时上蹿下跳的,磕磕碰碰也常有,小孩子恢复的快,疼过了就忘了。一点一点积累到后来,不知不觉出了一身的伤病,手腕大臂肩膀,脚踝膝盖髋关节,小痛不断,最后伤了腰。

把运动员能体验的伤病都体验过后,得出的最终重大结论就是伤哪都不能伤腰,太难受了,不只是痛,还会时刻有着已然残废的无力感,生怕下一秒就瘫痪,一辈子只能趴在床上。
(所以对zjk真的是太佩服了

我体质不算差,几乎可以说是天赋秉异,每次伤病愈合的都很快,手腕膝盖这样敏感的地方受伤,最后都奇迹般的痊愈了。
腰伤也是,一般人按摩三四天才能好转,我通常抱着治疗仪睡一晚就差不多了,但这个伤痛绵密而长情,自从他来到我身上,便规律的发作,五年以来从未缺席。

写了这么多,其实实属昨晚被fzd的腰伤震惊到了,总以为他年纪还小,打球硬朗生猛,在运动员里也一定是比较健康的,但其实也一样。也是,哪个运动员会没有伤病呢?

唉。

也就是去年这个时候,才真正意义上重新开始打比赛,在异国他乡的业余联赛里愉快划水。

有一些灵光乍现的时刻,仿佛回到以前,教练不停地在骂我基本功不扎实,但又不得不承认我关键球的想法很漂亮。

还有一些无力感,比如上周和板鸭国家队的姑娘打得那场,最后一分球打完,精疲力竭到直接咸鱼式瘫在场地上。队友在祝贺我,教练面无表情的说叫你平时练体能偷懒。
(请偶尔考虑下纯理科PhD的悲惨生活啊orz练完体能后的一天我都没法工作啊QAQ

不过体力也真的大不如前。

更多的是体会到了责任感吧。年少轻狂时打比赛,心里想到的都是自己,赢了的时候全世界都是我的,输了的时候全世界会突然狭窄为自我内心。而现在,赛前赛后都能真切地体会到,最珍贵的是一路以来与朋友共同奋斗的愉快时光。成长多少用一碗碗鸡汤,消磨了我的好胜心吧。

今天被选为了新一届的队长,未来几年还要带着小伙伴们一起在联赛里摸鱼,时隔多年,我仿佛重新找回来对这个项目的热情
(也可能是科研实在太丧啥成果都搞不出=0=

最近到不会再幻想,“当时没放弃现在是不是也去了奥运会”这种梦境传说了。

一步一个脚印慢慢往下走吧。

今晚好丧
ex发消息给我说说他想要退役了,他撑不住了。
然后小老板跨越时差skype我说文章有问题,让我赶紧重新过一下。好好的假期也要继续搬砖。

现在翻来覆去地在想,自己当时如果做了不同的选择呢,竞技体育和科研到底哪个更难一些?
不过,他这样公认的天才选手都撑不住,我又怎么可能走下去。

和他通了电话,说到最后说见面再聊。

上半年的时候,我的lof在朋友那里掉马甲,我凭荒马乱地换了这个新号。朋友看过了我写的文,说,“你这么迷恋宿命的纠缠和破镜重圆梗,一点都不符合二十一世纪科学少女的定位。你还没放下你初恋?”

怎么能放下,他不只是我初恋,我们共同走过的那些路里,有我曾经的幼稚梦想,所有的勇气和懦弱,意气风发还有万念俱灰。这些怎么能放得下。
我也不想放下。

丧,丧完还要继续搬砖不能停,哈哈哈。

杂谈同人圈西皮拉踩现象

nichoLee:

※纯属个人观点,毋需对号入座,感谢甜甜的建议与润色 @Laceration 


 


拉踩现象并不仅仅只是下面即将提到的,它实在过于宽泛难以概括周全,不过选了最极端的例子说明,望周知。


 


 


让我们先来做一道完形填空。


 


请想一对你最近站的西皮AB,将A和B代入以下这段话里。


 


A是B的痴汉,A喜欢偷窥B洗澡,喜欢在脑袋里和B做色色的事情,最后由于压抑不住,A强圌奸了B。


 


没想到,B竟然喜欢A,于是他们幸福快乐地在一起了。


 


是不是觉得哪里不太对?


 


可要是作者太太把A内心的纠结与冲动以及B的软弱与美丽描写得非常深刻并且淋漓尽致,你是不是会觉得病病的很带感,由此喜欢上这个故事也并不是不可能的对吧?


 


那么好,现在我们来把攻受角色对调一下,依旧是同样的剧情,你是什么感受?


 


是不是像是踩了天雷般痛苦?


 


对西皮两方的偏重,鲜少有人能做到完全平等的50%与50%,包括我自己。


 


有人喜欢自己偏爱的角色作攻方,有人则相反,我想后者占更大比例。


 


为此产出或是阅读时难免会厚此薄彼,这也未尝不可理解,但有一点请时刻牢记:两个角色是平等的,没有高低优劣之分。


 


临时起意写这篇杂谈完全是令我有感而发的事情接二连三,不说其他,就说说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故事。


 


也是最近,我拒绝再产出一对西皮CD。


 


我偏爱的角色被这个圈子几乎所有的文手与画手打造成了痴汉、变态,什么样恶心的梗都拿来套,而我也清楚自己可能是这个圈子里唯一苏C的文手。


 


关系好的写手向我委婉承认过,她只苏D,对其他角色无感,但D的其他西皮又吃不下,只能写CD。


 


这或许可以由小及大地呈现此圈的常态,从相关西皮群里的聊天记录也可窥探一二。


 


既然如此,又何必把心头好配给你认为的如此不堪的人呢?


 


要是交换一下立场,把D写成痴汉变态,你觉得如何?


 


 


从初中伊始接触同人的概念至今十年有余,相信很多人也是受了11区,尤其是二次元的影响。


日本的同人产业非常成熟与发达,我本身是日语专业也在那儿留过学,他们在业界值得肯定以及借鉴的东西很多,但糟粕也并不是没有。




一个很典型的例子,也是我在这儿想着重讲的,就是痴汉。




不知道各位站的西皮是否有过类似于痴汉或是斯托卡的梗;也不清楚若是有,进行痴汉的那方是否绝大多数比例都是攻方。




不带任何玩笑性质地说一句,痴汉是犯罪,是一个人心理扭曲变态的表现。




也许很多人会把这句当玩笑,就像“三年起步,最高死刑”一样,警示语失去了原本该有的威慑力,成了句笑话。





我们再来代入下,你站的西皮AB,A是B的痴汉,无时不刻不在偷窥和斯托卡B,偷拍他,非法潜入他的家里等等等等。




也许你会对这个设定感到兴奋,我试想你可能更偏爱B,或者说你可能对A毫无感情,把他换成CDE都没有关系,只要有人来污你的B就行。




那么我想问你说你是真心喜欢这对西皮还是只喜欢B?




试问有人把你的B描述成这样的人,你感受如何?




大概有些人忘记了萌西皮的初心,西皮双方的互动与化学反应才是吸引人之处,而不是纯粹的为了带感,追求刺激。




请不要肆意对待角色,他从来不是痴汉,不是强圌奸犯,不是色圌情狂。




要是你偏爱的角色被扭曲成如此,你会觉得好受么?




己所不欲勿施于人。




确实我们都提倡创作自由,可同人本身是戴着镣铐起舞,那些角色原本就不属于我们。




说得好听一些是用爱来为角色打造新的故事,说的不好听一些就是在角色身上发圌泄欲圌望。




哪一种都是你自己的自由,不过牵扯到在公共平台上传播的时候,吸引来的不光是爱着你本命角色的人,还有爱着另一位角色的人,这种轻慢和滥用角色对双方都是一种伤害。




圈子的风气都往拉踩的方向偏移之后便很难回到正轨了,它就像个无药可救的传染病:被踩的那方粉不言而喻,原作向的另一方粉也会进入无文可看的困境,圈子人员流失是迟早的事。




真心想要长久的繁荣,那么请认真对待这两个不属于我们的角色。




作者拥有创作的自由,粉丝也拥有抗议的权利。话语权的不对等导致抗议和愤怒很难直接传入作者耳中,而是在仇恨中发酵,成为积怨的一部分。


 



囤积发酵的恨意指不定就会让圈子分崩离析。




一句话,你不在意,大有人在意。



以上


2017.3.8